产品分类
新闻快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快报 > 正文

同观·德国丨纳瓦利内“中毒”,北溪2号要完?

作者:发布时间:2020-09-10分类:新闻快报阅读:22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同观·德国丨纳瓦利内“中毒”,北溪2号要完?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49篇。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使得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又生波折。如今,命运多舛的北溪2号项目会在只剩最后150公里管道铺设之际折戟吗?

近日,由于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命运多舛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又生波折。

9月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赛贝特(Steffen Seibert)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是否会将纳瓦利内事件与北溪2号项目脱钩,赛贝特表示,默克尔不排除以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为选项制裁俄方。他同时称,德国政府正在等待俄方就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予以解释,但“显然不会等几个月或者等到年底”。

就在前一天,德国外长马斯也做出强硬表示,如果俄罗斯未能尽快对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一事作出解释,德国将不得不与欧盟讨论应对措施,不排除欧盟对与俄罗斯合作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进行制裁的可能性。

针对默克尔的表态,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7日表示,北溪2号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国际商业项目。对这样一个有德国及他国企业参与的国际项目采取制裁措施并不合理,更主要的是目前没有任何理由去讨论限制这一项目。俄方认为北溪2号项目不存在暂停建设的风险,一切关于暂停建设该项目的谣言都是荒谬的。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当天也强调,北溪2号项目虽然遭遇一定困难,但一定会建成,俄产天然气仍有很大市场潜力。

另一边,德美之间围绕着这一工程的争议也日趋白热化,伴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进入大选最后的倒计时阶段,这一争议的政治色彩也愈加浓厚。

如今,北溪2号输气管道的铺设还剩最后150公里,各方博弈下,北溪2号的命运会怎样?

同观·德国丨纳瓦利内“中毒”,北溪2号要完?

3月26日在德国卢布明拍摄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建设工地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 图

北溪2号面临“最后一根稻草”?

展开全文

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似乎已成为压垮北溪2号项目的最后一根稻草。

9月2日,默克尔政府主要内阁成员举行了一次非正式会议,讨论纳瓦利内事件和对俄立场。慕尼黑德国联邦国防军药理学和毒理学研究所的专家详细解释了纳瓦利内中毒原因。据信,导致纳瓦利内中毒的是一种名为诺维乔克的神经毒剂,医生在纳瓦利内的血液、尿液、皮肤样本,以及他旅行饮用的杯子里,均发现了这种毒剂的痕迹。

调查结果随即在德国政坛引发强烈愤慨,几乎所有主流党派均把矛头指向俄罗斯,要求对俄实施制裁。当晚,默克尔把球踢到了俄罗斯一方:“我们期待俄罗斯政府对这一事件做出解释。这里存在许多严重的问题,只有俄方能够回答,也必须回答。”

德国舆论也开始讨论制裁俄罗斯的可能性,驱逐外交人员,对俄吞并克里米亚的相关人员实施制裁,对俄部分企业或产品实行制裁或禁运……但在既有的对俄制裁措施之外,新的外交和经济制裁对俄罗斯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工程成为唯一能够触动俄罗斯利益的“利器”。

德国绿党议会党团副主席布鲁格(Agnieszka Brugger)说:“德国政府必须停止对俄罗斯总统普京不切实际的幻想,至少应该把北溪2号工程砍掉。”自民党在联邦议院负责外交事务的议员基尔-萨莱(Bijan Dijr-Sarai)表示,必须立即对北溪2号项目予以重新审视评估,他倾向于终结这一项目,“北溪2号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忽视了这一项目背后的政治因素。现在政府终于尝到苦果了。”

与此同时,在保守党内部,对北溪2号表示怀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基民盟内默克尔的潜在接班人诺伯特·洛特根(Norbert Rottgen)和欧洲议会最大党欧洲人民党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均表示,应放弃北溪2号。韦伯说:“可能采取的最严厉制裁措施,比如暂停部分大宗能源产品的进口,包括北溪2号建设,也应该中止。”

当然,也有部分经济界人士对中止北溪2号建设表示担忧,德国经济部发言人表示,如果德国退出这一项目,将给德国的能源供应带来巨大的冲击。拥有350多名会员公司的德国东部经济联盟(OAOEV)主席赫曼(Oliver Hermes)说,“这一项目是有欧盟内部相关各方,包括德国、瑞典、丹麦和芬兰等国共同同意的。”中止工程建设,欧盟将不得不从美国进口价格更高的液化天然气,或者考虑从卡塔尔、阿尔及利亚、利比亚或阿塞拜疆重新开辟新的天然气进口渠道,这将使欧洲的天然气安全面临供应瓶颈,并且付出更高的成本。

不过,目前由于北溪2号管道工程处于事实上的停工状态,德国政府也不急于做出决定。默克尔政府倾向于在欧盟层面解决这一问题。9日,欧盟政治和安全委员会会议将讨论这一事件,并有可能出台具体行动方案。由于北溪2号牵涉整个欧盟的能源安全问题,会议不会在这一问题上做出明确表示。

德、美之间的“赛跑”

即使没有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北溪2号最后的150公里也已经因德美关系而陷入泥潭。

8月5日,美国3名共和党议员泰迪·克鲁兹(Ted Cruz)、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联名致信穆克兰港的运营商萨斯尼茨渡轮有限公司。信中称,由于穆克兰港在“明知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仍对北溪2号表示支持,穆克兰港以及德国梅前州下辖的萨斯尼茨镇相关方将面临美国“沉重的法律和经济制裁”。

3名共和党议员在信中威胁称,美国将切断萨斯尼茨镇与美国的商业和经济联系,制裁范围将扩展至穆克兰港口企业实体的董事会成员、公司高管、股东以及萨斯尼茨镇相关人员等,具体措施包括拒绝向这些人员发放访美签证、冻结其在美财产等。这一赤裸裸的政治讹诈在德国激起强烈反应。

萨斯尼茨镇拥有萨斯尼茨渡轮公司90%的股权,在美国议员的信中被列入直接制裁目标。萨斯尼茨镇长弗兰克·克拉赫特(Frank Kracht)表示,如果美国实施制裁,将对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萨斯尼茨镇当地官员产生严重影响。“这些参议员无权用一封信来干涉我们镇的主权,无权干涉欧洲、德国联邦的主权,”克拉赫特说。德国各党派也对美国长臂管辖的野蛮行径表示愤慨。

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fD)呼吁取消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绿党外交事务代表Jurgen Tritt称美国参议员的威胁是“在经济上宣战”,他呼吁德国政府保护企业免遭美国野蛮行径的伤害。左翼党议员Klaus Ernst致信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信中,他要求美国议员换位思考,如果德国对美国的某个港口,比如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Jim Risch的选区州爱达荷州路易斯顿港实施同样的制裁,美国人民会做何感想?

围绕着北溪2号输气管道的俄德美三国角力,由来已久。这条长达2350公里的输气管道从俄罗斯的乌斯特-鲁戈港出发,绕过乌克兰和波兰,通过波罗的海海底,直抵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再通过德国干线管道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德国和欧盟将其视作是能源进口多元化、确保能源安全的一个经济行为,而美国则认为这是俄罗斯试图分化美欧同盟关系的一个地缘政治工具,从项目酝酿之初,就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

2019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2020年国防预算法案,对参与北溪2号项目的公司实施制裁。此后,工程主要承建商、世界著名的海洋油气钻进平台建造巨头瑞士Allseas公司退出北溪2号建设,撤走了3艘世界最大的海底铺管船,俄罗斯不得不从远东地区召回自己的动力定位铺管船和锚泊定位铺管船。美国迅速出台新的制裁措施,禁止国际公司为这些船只提供保险服务。按照要求,在丹麦海域施工的147公里管道使用锚泊定位船舶的许可只能从丹麦获得,而丹麦始终在这个关键问题上设置障碍。

经过多轮外交磋商,今年7月,丹麦能源署终于向北溪2号颁发了修订后的施工许可。随后,美国进一步加大施压力度。7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将取消2017年时任国务卿蒂勒森修正案对于北溪2号制裁豁免的规定,从而使北溪2号受制于《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AATSA)。根据该法案第232条,美国可以制裁那些在一年内投资100万美元到500万美元,或为俄罗斯建设能源出口管道提供“直接和重大”技术、服务和其他支持的个人。制裁手段包括没收房产、限制签证,以及被排除在银行和金融服务之外。蓬佩奥威胁称,“这是对那些支持和教唆俄罗斯恶意影响项目的公司发出的明确警告,我们不会容忍这种行为”,“现在就撤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拿到丹麦的施工许可证之后,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最早可以在8月3日恢复海底铺管作业,根据能源咨询机构ClearView的估算,如果施工顺利,北溪2号将在110天后完工。但俄罗斯目前尚无复工迹象。而美国是否将对俄德企业或个人施加新的制裁,取决于今年12月特朗普签署的国防预算法案,从8月3日算起,这个过程至少需要117天。

在今年的国防预算法案中,美国参众两院的版本都包含对参与北溪2号管道铺设工程的公司、保险和金融承销服务商给予制裁。参议院的版本还包括对提供支援船舶的公司以及工程验收商施加制裁,因此,两个版本还需要磨合统一,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北溪2号能否顺利抵达终点,就要看施工方与制裁方,谁能跑在前面。

德国可能把事情想简单了

如果从2017年开始算起,美国威胁对北溪2号工程实施制裁,已经喊了3年,大棒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原因何在?据《外交政策》透露,主要是因为美国财政部对是否采用制裁手段阻止北溪2号施工犹豫不决,一名共和党官员说:“从2017年开始,财政部就通过内部机构程序,试图减缓和削弱制裁手段的具体实施。”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6月也表示,北溪2号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如果要问我们为什么不对参与北溪2号的俄罗斯人进行制裁,那你得去问(财长)姆努钦”。

而美国的这种犹豫不决,也导致德国对围绕着北溪2号的争议和制裁产生了许多误判。一些媒体认为,3名共和党议员将制裁的矛头指向梅前州的萨斯尼茨镇,针对默克尔的意图明显。因为梅前州是默克尔仕途的大本营,被认为是她的政治故乡。也有一些政界人士和媒体将美国对北溪2号的制裁与从德国撤走1.2万名美军士兵联系起来,认为这是特朗普对默克尔拒绝今年秋季赴美参加七国峰会的报复行动。

显然,这是德国对这场外交角力一厢情愿的简单化图解。首先,北溪2号输气管道引发的不止是美国一方的反对,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斯洛伐克等欧洲国家都曾公开表示反对,欧盟出于各自经济和政治利益考量,在北溪2号问题上并非铁板一块,分歧明显。其次,北溪2号不是特朗普一个人在反对,尽管特朗普就商人本性而言向德国兜售美国液化天然气的意图明显,对德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的做法极为不满,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制裁北溪2号问题上的立场惊人的一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2016年卸任副总统时就说,北溪2号对欧洲而言是“一场糟糕的生意”,他对北溪2号的批评立场至今没有任何改变。

因此,德国政府采取拖延战术,试图等11月美国大选揭晓后,或者等北溪2号抢先在美国国防预算法案通过之前完工,只会让德美在北溪2号问题上的摩擦愈演愈烈,并从长远上损害德美同盟关系。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TAG:瓦利内 德国 项目 制裁 默克尔 俄罗斯 天然气 中毒事件 欧盟 管道 北溪 北溪2号 美国 纳瓦利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公司电话:400-800-8888

公司 Q Q:1000000000

公司地址:南宁市园湖北路35号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Copyright 南宁房屋资讯网.Some Rights Reserved.
  • 南宁房屋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