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新闻快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快报 > 正文

美国那点事丨“1月6日事件”与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瓦解

作者:发布时间:2021-01-14分类:新闻快报阅读:3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美国那点事丨“1月6日事件”与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瓦解

按照惯例,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确认各州选举人投票结果。在联席会议召开之前,来自全美各地的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陆续抵达华盛顿。会议召开期间,这些狂热支持者们攻入国会大厦,迫使会议中断,两院议员们不得不撤退到安全地点。

在这次严重冲突中,四名特朗普的支持者死亡,还有两名国会警察相继死亡。“1月6日事件”是1814年以来美国国会大厦受到的最严重破坏,也是美国民主制度受到的最严重破坏之一。这次事件不仅标志美国社会的分裂公开化,也意味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在相当一部分选民心中丧失合法性,以至于他们企图采取超越法律的手段改变大选结果。

在国会联席会议召开之前,特朗普希望兼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彭斯阻止国会确认拜登当选,但被彭斯拒绝。因此,“1月6日事件”中,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不仅针对民主党,也针对他们心目中的“叛徒”彭斯等人,有些人甚至叫嚣要“绞死彭斯”。须知,一直以来,彭斯是特朗普的左膀右臂和忠实支持者。“1月6日事件”的实质不仅是支持特朗普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们企图突破美国宪政体制,也是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瓦解。

什么是跨阶级联盟?

在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社会是划分为阶级的。但是,阶级关系并不像我们以前想象的那样简单,大致可以包括下列三组关系:

基本阶级关系

根据不同的生产资料占有条件形成基本阶级,基本阶级关系在阶级社会的各种社会关系中居于支配性地位,并规定着其他社会关系。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阶级是工人阶级、资产阶级,以及处于两者中间地带的中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比前资本主义社会清晰,因此阶级冲突变得更加简明。

阶级内关系

阶级并不是一个均质的社会集团,由于生产和交换方式、行业、地域和民族的不同,会形成不同的集团,例如资产阶级内部的金融资本集团和工业资本集团,工人阶级内部有不同行业的区分等等。同一阶级内部的不同集团也存在激烈斗争,有时甚至刀兵相见。马克思对阶级内关系非常重视,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他将阶级间和阶级内部的关系结合起来,恢弘而又不失精致地分析了1848年2月至1851年12月的法国政治史。

跨阶级联盟

其实也是阶级关系的一种,但不是我们惯常理解的阶级斗争。跨阶级联盟是不同阶级中的一些社会集团基于共同的生产、交换方式和利益,以族群、宗教或性别等名义组织起来的政治联盟。跨阶级联盟并不是超阶级的,更多体现联盟中居于支配和主导地位的阶级的利益。在前资本主义社会,教会、帮会和村社都是此类联盟。资本主义秩序完全确立后,跨阶级联盟构成国内和国际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实施社会和政治控制的重要手段。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以来,跨阶级联盟又以民族主义、族群政治、右翼本土主义、宗教运动和性别政治的方式渐次开展。其上层是统治阶级中的某一集团或其代表,通过特定身份认同的意识形态组织或动员下层阶级的相应群众,组成服务于上层利益并能分一杯羹给中下层的政治联盟。但是,跨阶级联盟的成员往往是完全对立的阶级,因此非常不稳定。

2016年美国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

展开全文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结构在全球化过程中发生深刻变化,并将整个国家分裂成两部分:以金融、服务业和高科技见长的东海岸和西海岸各州,即“自由主义美国”;中西部等老工业基地以及南部则构成了“保守主义美国”。但是,最新研究表明,“自由主义美国”和“保守主义美国”的地理差异更明显地表现在大城市和城镇、农村之间的对立,由不同的生产和交换方式所塑造。

因此,“自由主义美国”和“保守主义美国”与其说是政治地理学概念,不如说是跨阶级联盟的概念。“自由主义美国”是自由主义跨阶级联盟,上层是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中赚得盆满钵满的金融和高科技资本家集团,即自由派资产阶级,云集纽约和硅谷,其政治上的代表是民主党建制派,中坚力量是围绕这些产业生活的白领工人和小资产阶级。“保守主义美国”是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其上层是资产阶级保守派,政治上的代表是共和党建制派,中坚力量则是中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的保守派。由于美国不存在强大的工人阶级政党,为数众多的底层劳动者则被裹挟进这两个跨阶级联盟。

特朗普之所以能够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和他反对两党建制派的作风是分不开的,这种作风吸引了在美国经济结构变化中受损的白人工人和小资产阶级,并将一部分白人工人从民主党支持者转变为共和党支持者,壮大了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例如,在“1月6日事件”中带头攻进国会大厦并中枪身亡的阿什莉•巴比特(Ashli Babbitt)是一位退伍的空军女兵。她和丈夫合办了一个游泳池设备安装维护公司,但是经营状况很不好,还欠下高利贷。她是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也被周围人认为是个“爱国者”。

特朗普既是大资产阶级的成员,也由于其反建制派反全球化的立场得到破产的白人蓝领工人和小资产阶级的拥护,几乎是联系上层保守派和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唯一桥梁,也是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枢纽。这也是特朗普上台以后将共和党很快改造为“特朗普党”的根本原因。但是,在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中,上层和中下层明显的阶级裂缝并未弥合,这和自由主义跨阶级联盟是不一样的。自由主义跨阶级联盟得益于经济全球化,能做到上层吃肉,中下层喝汤。

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瓦解

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指出,被资本主义摧残得“发狂”的小资产者是一切资本主义国家所固有的一种社会现象。还需要进一步说明,在工人运动蓬勃兴旺之时,这种“疯狂”会以极“左”面目表现出来,而当工人运动处于低潮时,就会以右翼民粹主义形式展开,并在条件成熟时升级为法西斯主义。美国相当一部分破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和白人工人很不幸地走上右翼民粹主义的道路。

在美国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中,上层保守派和底层右翼民粹主义始终存在结构性矛盾,联盟的存在几乎靠特朗普维系。但是,联盟的上层始终是资本主义民主秩序的拥护者,只是需要借助特朗普赚取来自中下层群众的选票。而越来越倾向于右翼民粹主义的中下层也只是因为拥戴特朗普才继续做共和党的票仓,而且在中下层中始终存在突破美国政治秩序的冲动。

美国大选投票结束以后,特朗普始终不承认结果,声称选举存在舞弊行为,其基层追随者即右翼民粹主义者们则到处传播阴谋论,将矛头指向民主党;但是,一些共和党高层陆续表示,愿意接受大选结果。国会联席会议前夕,彭斯拒绝服从特朗普的无理要求表明,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上层不再愿意随风起舞,而联盟的中下层也不愿意受到上层的约束,要用暴力表明自己的姿态,最终酿成“1月6日事件”。

“1月6日事件”爆发后,特朗普成为整个美国资产阶级的“国民公敌”,推特、脸书和youtube等众多具有全球性影响的社交媒体联手封杀特朗普的账户或言论,容忍特朗普的社交媒体parler也被苹果、谷歌和亚马逊下架。民主党着手推动第二次弹劾特朗普,企图在政治上置他于死地。彭斯则发表声明,宣称暴力永远不会得逞。共和党建制派实际上放弃了特朗普,从而也放弃了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中的右翼民粹主义群众。

“1月6日事件”表明:第一,美国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已经瓦解,上层无法约束中下层的右翼民粹主义者;第二,右翼民粹主义表现出高度组织性和半军事化特点,由于美国不存在强大的工人阶级政党,因此右翼民粹主义将成为最有战斗力的政治运动;第三,右翼民粹主义在军队和警方中拥有不少支持者。保守主义跨阶级联盟的垮台会不会导致某些历史场景的重演?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系上海大学上海合作组织公共外交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TAG:阶级 保守主义 事件 美国 特朗普 资本主义 政治 社会 关系 支持者 联盟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公司电话:400-800-8888

公司 Q Q:1000000000

公司地址:南宁市园湖北路35号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Copyright 南宁房屋资讯网.Some Rights Reserved.
  • 南宁房屋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