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新闻快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快报 > 正文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作者:发布时间:2021-02-22分类:新闻快报阅读:9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原创 Monana 华东师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本文共2621字,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桃三顺

作者 / Monana

文编 / 惊蛰

美编 / Dora

读高中时,小丘的学校有一个活动叫做“每日一歌”。每天下午上课之前,班里的大喇叭便准时响起:“现在是每日一歌时间,请大家全体起立——”。

“每日一歌”这个词听起来很文艺,但实际内容却一点儿都不文艺。像什么《相信自己》、《精忠报国》这种慷慨激昂的歌曲,往往最受学校青睐。更可怕的是,曲目每两周更换一次,在这两周里,我们每天都要接受一遍来自劣质音响的狂轰滥炸,想不被洗脑都难。

展开全文

就在那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每日一歌的旋律。有时候明明在认真做题,突然之间,耳朵里就像是摁下了播放键,接着就开始无限单曲循环,好不困扰。

后来,我在网上了解到,许多人都有过这种“魔音充耳”的经历,它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做“耳虫”(earworms),还有人称之为“单曲循环综合征”(stuck song syndrome),指的都是脑海中不自主地产生音乐意象的现象。

一项针对12000名芬兰网民的调查显示,1/3的人几乎每天都会经历耳虫,超过90%的人一周至少经历过一次,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但是,出现耳虫的频率、受其影响的程度都是因人而异的。

Levitin(2006)的调查发现,相比于普通人,音乐家更容易经历不由自主的音乐播放;并且,Liikkanen(2008)进一步指出,一个人的乐感越好,越容易出现耳虫。

看到这里的你,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是个音乐小天才?先别激动,Beaman等人(2010)的研究给出了另一种观点:音乐技能似乎并不是影响耳虫的主要因素,对音乐的态度才是关键。调查发现,那些最受耳虫困扰的人,恰恰是那些认为音乐在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人。

经历过耳虫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时刻被它所困扰。一项针对社交平台Twitter的大数据调查显示,相比于其他话题,用户在发布有关耳虫的动态时,往往伴随着更多的负面情绪,而且表达了想要将其“驱除”的渴望。同时,他们也会在Twitter上搜索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Liikkanen,2015)。

所以,到底有没有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呢?

下面这3个小技巧,希望可以帮你摆脱单曲循环的噩梦~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桃三顺

Tips 1: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没错,应对耳虫的第一要义就是放手不管,任其发展。这只小虫并不是特别有耐心,等到它“嗡嗡”够了,自然会消失。一项通过日记进行自我报告的调查显示,耳虫持续的平均时间为27分钟。但是,你越是想压制它,它就会叫得越欢快(Beaman,2010)。

心理学中有一个词来专门解释这种现象,叫做“自我控制的逆效应”。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效应,不妨闭上双眼,让你的思维漫无目的地游走。但是有一点要求,千万不要去想一头白色的熊。片刻之后,你将会发现,这只白熊时不时地就会溜进你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就像开头提到的那样,高中时代的小丘对耳虫唯恐避之不及。后来上了大学,听音乐的时间比之前多了不少,我反倒是再也没有受过它的困扰。

现在想起,正是因为高中时的学业比较紧张,因此我很害怕耳虫会影响自己学习。一旦它出现,我心中便警铃大作,想要将其驱逐出境。然而,大学里的学习也好、考试也好,都没有了之前那种争分夺秒的紧迫感,即便脑海中偶尔浮现一段旋律,也不会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这只小虫子讨了个没趣,自然也不再缠着我不放。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桃三顺

Tips 2:完整地把这首歌唱一遍

虽然说耳虫又叫做“单曲循环综合征”,但是很少有人可以完整循环一首歌。在Beaman (2010)的调查中,33%的人表示只循环副歌部分,27%的人仅仅循环一个片段,像是一句话或一个结尾。总而言之,我们喜欢循环自己熟悉的、朗朗上口的片段,这些片段更容易让我们的大脑将其重现出来。

但是,人天生就一种让事物趋于“完形”的倾向。看到缺了一块的拼图,我们会有一种去填补完整的冲动;画了一个有缺口的圆,我们会想要添上一笔,让它变得圆满。这种心理现象叫做“蔡格尼克效应”(Zeigarnik effect)。苏联心理学家蔡格尼克通过一个简单的实验发现了这一效应。

实验的参与者们被要求完成22项小任务,比如:写一首喜欢的诗,写一串倒数的数字等等。其中有一半的任务被研究者中途打断,另一半则按部就班完成。实验结束后,参与者们需要回忆出自己做过的所有任务。你猜,人们最容易记住哪些任务呢?

没错,正是那些没有完成的任务,成为了人们记忆的焦点。那些已完成的任务,反倒没有放在心上。蔡格尼克效应告诉我们,如果不想对一件事念念不忘,就应该去将它完成。因此,当你被耳虫侵扰时,不妨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这首歌完完整整地唱一遍,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桃三顺

Tips 3:嚼一嚼口香糖

我们在脑海中播放的歌曲,其实是一种“不出声的语言”,与我们阅读时的默念是一个道理。这一功能与大脑中的发音运动程序(articulatory motor programming)息息相关。研究表明,如果该程序被占用,当人们听过一段声音后,在头脑中产生听觉表象的准确性会降低(Baddeley,2000),扫描记忆中熟悉旋律的能力也有所下降(Smith,1995)。嚼口香糖这一动作恰好可以对发音程序造成干扰,从而抑制了脑海中无声的播放。

好啦,看到这里,你应该也明白了,耳虫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可以说是大脑给我们玩的一个小把戏。如果放在平常,偶尔唱上两句,其实无伤大雅。但是如果你正在从事一些很耗费脑力、需要全神贯注才能完成的工作,或是面临着较大的时间压力,那么耳虫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困扰。

高中时代的小丘与耳虫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也没分出个胜负,还是让时间帮我们做出了和解。现在看来,干扰我的并不是耳中单曲循环的歌声,而是心中那股容不得一丁点儿风吹草动的执拗。

不是所有事物都会按照我们预想的样子去发展,允许它们偶尔脱离秩序,接受生活中不可控制的那一部分,才能与自己心平气和地相处。这是耳虫教给我的人生哲学。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桃三顺

参考文献:

Baddeley, A. D. & Andrade, J. (2000). Working memory and the vividness of imager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29, 126-145.

Beaman, C. P. , & Williams, T. I. . (2011). Earworms (stuck song syndrome): towards a natural history of intrusive thought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101(Pt 4), 637-653.

Levitin, D. (2006). This is your brain on music: Understanding a human obsession. London: Atlantic.

Liikkanen, L. A. (2008). Music in everymind: Commonality of involuntary musical imagery. Proceedings of the 10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usic Perception and Cognition (pp. 408–412). Sapporo: Japan.

Liikkanen, L. A. , Jakubowski, K. , & Toivanen, J. M. . (2015). Catching earworms on twitter: using big data to study involuntary musical imagery. Music Perception, 33(2), 199-216.

Smith, J. D., Wilson, M., & Reisberg, D. (1995). The role of subvocalization in auditory imagery. Neuropsychologia, 33, 1433-1454.

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小 丘 说

祝大家考试的时候都可以有一个清净的大脑,远离洗脑神曲单曲循环~

原标题:《我怀疑自己耳朵里有台CD机在单曲循环……》

阅读原文

TAG:循环 单曲 耳朵 调查 音乐 Monana Beaman 蔡格尼克 经历 时间 耳虫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公司电话:400-800-8888

公司 Q Q:1000000000

公司地址:南宁市园湖北路35号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Copyright 南宁房屋资讯网.Some Rights Reserved.
  • 南宁房屋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