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新闻快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快报 > 正文

胜券在握|中金陈健恒:今年债市信用风险大,美债利率上升影响小

作者:发布时间:2021-04-09分类:新闻快报阅读:10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胜券在握|中金陈健恒:今年债市信用风险大,美债利率上升影响小

【编者按】

经历2020年高信用等级国企债券违约惊魂后,2021年债券市场会怎么走?哪些领域可能会有风险?投资机会在哪里?澎湃新闻联手专业债券资讯平台“胜券”,推出《胜券在握》专题,通过采访资深业界人士对上述问题一一拆解。

2020年,债券市场并不平静。

“去年债券市场在急速的牛市之后,紧接着便迎来了急速的熊市。”近日,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负责人、董事总经理陈健恒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市场切换太快导致去年的债市波动比较大,这会对机构投资者下一步的投资行为产生深远影响。

陈健恒表示,去年最能影响债券市场后市的事件主要有三件。一是货币政策态度的变化。去年5月份之后,货币政策出现重新收紧,带来了货币市场和债券利率的大幅波动。二是供需矛盾。供需关系的错配,造成去年三、四季度债券利率的大幅抬升。三是信用风险爆发。永煤事件打破了弱国企的刚兑信仰,市场冲击比较大。

展望2021年的债券市场,陈健恒认为,挑战是比较大的。美国国债利率的上行,将带动全球债券利率的上升。某种程度上而言,2021年债市的行情,可能会与2018年类似。一方面,是国内央行开始收紧信贷额度,社融和M2等广义流动性指标回落。另一方面,是美债利率大幅走高,也会带动后续美元的走强。

不过,陈健恒强调,虽然美债利率的上升,在表面上可能会推升中国国债利率,但影响相对小。一方面,中国债券利率其实在2020年已经提前上升了,调整比全球债市早很多。另一方面,中国的通胀可能相对而言低于美国,中国通胀压力并没有那么大。

在交易层面,陈健恒认为,2021年债券市场是有交易机会的。一方面,是央行后续可能会考虑放松货币政策。另一方面,随着债市对外开放的提速,境外机构将更快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为中国的境内机构带来更多业务机会。

不过,陈健恒提醒投资者,2021年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是比较大的,不容忽视。2020年11月份相关信用债违约事件之后,区域之间的流动性进一步分化。随着广义流动性收紧,如果内部流动性和利润分配进一步失衡,那么就会造成落后经济地区以及下游行业的违约风险加大

胜券在握|中金陈健恒:今年债市信用风险大,美债利率上升影响小

展开全文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负责人、董事总经理陈健恒

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与陈健恒的专访实录(略经编辑):

澎湃新闻:2020年,债券市场并不平静。回顾去年的债券市场,你认为哪些事件或因素,最能影响后市?为什么?

陈健恒:2020年债券市场,最令人难忘的便是急速的牛市之后,紧接着迎来了急速的熊市。市场切换太快导致波动太大,这将对机构投资者后续的投资行为,产生了深远影响。

具体来看,最能影响后市的事情有三件。

一是货币政策态度变化。去年的2月份至4月份,货币政策因为疫情而放松,带动了债券的牛市。不过,去年5月份之后,随着空转和套利的出现,货币政策出现重新收紧,导致货币市场利率从低位回升,带来了货币市场和债券利率的大幅波动。

不过,这种货币市场利率大幅的波动并非常态,预计在2021年,央行会减少这种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也会降低债券利率的波动。

二是供需矛盾。2020年国债和地方债的发行量大幅增加,尤其是长期限的品种大幅增加,导致供给压力比较大。但是,去年银行受监管要求压降结构性存款,负债端出现缺口,因此消化利率债供给也比较困难。

这种供需关系的错配,造成去年三、四季度债券利率大幅抬升。预计2021年,国债和地方债供给量会回落,而银行对债券的配置需求也会恢复,加上境外机构的大量配置,供需关系会一定程度改善。

三是信用风险爆发。2020年11月份,永煤事件因为打破了弱国企的刚兑信仰,市场冲击比较大。永煤事件后,区域流动性出现持续分化,这将给2021年的信用风险埋下隐患。

澎湃新闻:对于2021年的债券市场,你总体上如何看待?

陈健恒:对于全球债券市场而言,2021年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疫情改善下的经济复苏,以及美国政策组合对通胀交易的推动,可能将真正意义上推升通胀,尤其是美元的通胀。而一旦美元通胀抬升,美国国债利率就会有相对明显且持续的上升,市场对美联储未来加息时点的预期,也将会提前。

具体来看,预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21年的二、三季度,会上升到1.6%至1.8%的水平。今年年末,可能回升到2%至2.5%的水平。美国国债利率的上行,将带动全球债券利率的上升。

不过,虽然美债利率的上升,在表面上可能会推升中国国债利率,但影响相对小。

一方面,中国债券利率其实在2020年已经提前上升了,调整比全球债市早很多。因此,其他国家利率大幅上升的时候,不一定意味着中国债券利率也要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是中国的通胀可能相对而言低于美国。因为中国去年以来的消费比较疲弱,加上中国流动性的收紧领先于全球,人民币汇率升值也能抵消一部分输入型通胀。总体来看,中国通胀压力并没有那么大。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2021年债券市场的行情?

陈健恒:某种程度上而言,2021年债市的行情,可能会与2018年类似。

2018年是全球流动性的拐点。在海外市场,当年美联储的超预期加息和缩表,造成了美债利率大幅上升,进而导致美元走强、全球流动性收紧。而中国市场这边,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社融和M2等流动性指标出现明显下滑。

因此,在2018年,出现了经济和风险资产价格逐步走弱,国内信用风险暴露。2018年二季度之后,中国央行开始放松银行间流动性,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利率开始回落,人民币汇率开始贬值。

2021年与2008年的类似之处在于,中国央行开始收紧信贷额度,社融和M2等广义流动性指标回落。同时,美债利率大幅走高,也会带动后续美元走强,并且开始压制风险资产表现。

这种情况下,预计后续国内信用风险也会开始上升,央行在货币市场层面很难再明显收紧,甚至会开始放松,对应货币市场和债券利率可能稳中有降。因此,今年海外债券利率上升的情况下,中国债券利率可能是回落的。

具体来看,10年期国债利率后续可能会回落到2.8%至3.0%的水平。如果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未来上升到2%或者更高,中美利差今年将会显著压缩,出现类似于2018年海外利率上升和中国债券利率下降的情况。

澎湃新闻:交易层面上,2021年债市的机遇点,你认为主要在哪里?

陈健恒:2021年,债券市场是有交易机会的。

具体来看,如果中国广义流动性收紧,叠加美元流动性收紧,那么经济动能以及风险资产后续可能会走弱,从而在基本面层面利好债券,央行后续可能会考虑放松货币政策。

同时,从市场发展角度来看,今年债市对外开放会提速。一方面,今年10月份中国国债会被纳入富时罗素全球国债指数,使得境外被动型资金大量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另一方面,今年中国债券利率比全球更为稳定,人民币汇率也相对稳定,使得人民币债券对境外机构的吸引力上升。

可以看到,今年1月份和2月份,境外机构在积极增持中国债券。其中,1月份境外机构的净买入量创出新高。境外机构更快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会推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接轨,也会为中国的境内机构带来更多业务机会。

澎湃新闻:展望2021年的债市,你认为需要特别注意哪些风险?

陈健恒:2021年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不是利率风险,而是信用风险。

具体来看,虽然海外债券利率今年大幅上升,但中国债券利率今年不一定是上升的,甚至可能是下降的。因此,利率风险并不大。

但从信用角度来看,风险是比较大的。2020年11月份相关信用债违约事件之后,区域之间的流动性进一步分化。随着近期上游大宗商品价格的大涨,上游行业对下游行业的挤压将会开始体现。

随着广义流动性收紧,如果内部流动性和利润分配进一步失衡,那么就会造成落后经济地区以及下游行业的违约风险加大。从信用债到期量分布来看,3月份至5月份的到期量是比较大的。2020年3月至4月份利率低位时信用债发行量很大,很多1年期的短融发行,都是2021年的3月至4月份到期。如果叠加流动性分化加剧,后续可能会出现信用风险事件。

澎湃新闻:开年伊始,虽属个案,但上交所对华晨集团、交易商协会对永煤控股在债券违约事件中的违规行为,予以了公开谴责。您认为,这释放了哪些市场信号?市场影响如何?

陈健恒:监管机构对恶意逃废债是零容忍的,对一些企业的恶意逃废债行为进行惩罚,可以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保护信用债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监管机构对恶意逃废债是零容忍,但并不意味着对违约是零容忍。目前,金融政策大的导向,是要逐步打破刚兑,从而避免债务杠杆的无序升高。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监管对一些企业的恶意逃废债行为进行惩罚,与信用风险是否升高并没有必然联系。信用风险是否出现,主要是看宏观基本面、行业情况以及企业经营状况,而不是监管态度。总体来看,从宏观情况而言,未来一段时间,信用风险可能是升高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TAG:美国 事件 债市 市场 债券 利率 国债 中国 陈健恒 中金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公司电话:400-800-8888

公司 Q Q:1000000000

公司地址:南宁市园湖北路35号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Copyright 南宁房屋资讯网.Some Rights Reserved.
  • 南宁房屋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